你的位置:微思网络推手传媒公司 >> 推手行业 >> 网络推手动态 >> 详细内容

是谁成就了今天的庞麦郎?

发布: 2015年1月27日 09:13 |  作者: Rehearsal |    | 

1月14日《人物》杂志一篇名为《惊惶庞麦郎》的文章被热转。这是第一篇全面揭秘庞麦郎的文章,里面的那个庞麦郎让人震惊诧异。可随后庞麦郎本人通过新浪娱乐独家回应称这篇报道胡编乱造。电话那头的庞麦郎控制着情绪,没有过分的愤怒,但有些口齿不清。这一事件因双方说法不一,快速发酵,引起了众多网友和微博大V的讨论。

在《惊惶庞麦郎》一文中,颇多自然主义式的描写,比如“他的头发板结油腻”,“一推门,一大股食物腐烂、被单潮湿的味道”。“床脚的被单上,沾着已经硬掉的、透明的皮屑、指甲、碎头发和花生皮”。“隔着半透明的玻璃门,一边蹲坐在马桶上一边说,”“女服务员正在把旧床单扯下来,一抖,毛发、皮屑泼泼洒洒散在空气里。他起身,冲水,马桶剧烈抖动。”

通过这篇报道,或许有人说,庞麦郎活得邋遢肮脏是真相,对展示暴得大名的草根明星的生存状态颇有典型意义。那么,展示草根明星生存状态,如果称得上是一个任务,一种责任,也应该是媒体的,而非庞麦郎的,他没有义务牺牲自己的公共形象来配合媒体。

其实庞麦郎让我想起另一个人,那一个人就是张杰。我一直很肯定张杰的唱歌实力,但一个歌手声音的气质往往能体现出他的心性。像很多出身于三四线县镇的年轻人一样,处在农村与都市的过渡区,既有自尊,又想出头,一开眼界,声音里全是他模仿来的‘洋气’的血泪,那种努力、自卑、精明与过火,矫土过正,喘息都深情,字字要颤音,就像他穿的透视长裙…所以知道为什么很多人听了《我的滑板鞋》会那么的感动?因为我们很多人,是这样的出身,突然发现歌里有那么土掉渣的一个少年,满口乡音,如此自信,到了‘魅力之都’也毫不自卑,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说出‘我最时尚’的话。多少投降于城市的人从中听到了已丢失掉的自己。

今天看到一篇《一个消费精神病人的社会是可耻的》。帽子扣得太大。但任何时刻,嘲笑庞麦郎都是容易的,而理解庞麦郎,则太过艰难。

“一个消费精神病人的社会是可耻的”:“把原本不可能红、并且有心理疾病的人包装运作起来,放在他现在所处的这个位置上,迎合审丑希望借此大捞一把的做法,极其不负责任,残忍而极不道德。这样去消费一个心理疾患病人的社会,是病态而可耻的。而置身其中的我们,其实都在围观,都难辞其咎。”


TAG: 责任 庞麦郎 媒体
打印 | 收藏此页 |  推荐给好友 | 举报
上一篇:把握网络用户需求,冲破推广瓶颈
下一篇:从前的小品王,如今怎么就低俗了?